收获的秋天  之15
“东风一号”初试锋芒


    196O年1O月中旬,经过700多个日日夜夜的奋斗,在钱学森亲自参与并直接领导下,我国第一枚仿制型的“东风一号”弹道导弹研制成功了。
    经聂荣臻元帅批准,组成了导弹试验委员会,张爱萍任主任,孙继发、钱学森、王伊为副主任。
    1960年1O月17日,“东风一号”被专列运往酒泉导弹发射靶场。
    1960年11月5日,这是苏联专家撤走后的第82天。
    大漠荒原的弱水河畔,新建成的我国第一个火箭飞行场上,一枚液体燃料推动的地对地导弹,像一把利剑矗立在发射架上,其锋芒直刺大漠蓝天。
    “东风一号”试飞就要开始了。
    聂荣臻元帅与钱学森各穿了一件厚厚实实的军用棉大衣,挨肩而坐。钱学森凝视着导弹发射架上“东风一号”的雄姿,极目纵观大漠之寥廓,一种亢奋撞击心扉——
    12年前,在美国的帕萨迪那,他也曾面对一座火箭地面试验台。那时,他除了紧张,怎么也亢奋不起来。因为,他总觉得自己的血汗应该抛洒在自己国家的土地。当然,他也很明白,在美国的试验,仅仅是一种学习,终久会有一天,将学到的知识用于报效祖国。这一天终于到来了,他的血汗终于抛洒在了生育自己的土地上了,他的心情怎能不激动呢?
    他还想到,面前的这片大漠,这片不毛之地,历史上并不平静。这里曾经有过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战马的嘶鸣,有过西方骑士和东方游侠留下的足迹。战争几乎是伴随着人类社会前进的怪物,不想要它,又离不开它。中国人民是热爱和平的,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也需要和平。但是,某些超级大国并不愿意让中国人民过太平日子。为了防御帝国主义的冒险,为了有效地抵御非正义战争,中国一定要拥有现代化的国防,要用尖端武器装备我们的军队。正因为如此,今天的试飞,包含着多么深远的意义啊!
      想到此,他在兴奋之中,难免有些担心和不安。要知道,他是祖国第一枚弹道导弹试飞技术上的最高负责人,而今日又是第一次试飞啊!
    上午8时整,现场指挥员下达了“一小时准备”的命令。
    警报拉响了,各种加注车辆纷纷撤离发射现场。各个岗位上的负责人,都在向指挥中心报告着“准备完毕”的信息。接着,发射现场出现了少有的寂静。
    9时1分28秒,现场指挥员庄严地下达了命令:“一分钟准备!”
    各种地面记录设备开始启动。
    当倒计时器上闪现出“O”的字样时,只听现场指挥员果断地喊道:“点火!”
    点火操作员,满面的沉着和自信,在听到“点火”命令的刹那,将手对准“点火”的按钮,用力地按了下去。这时,茫茫戈壁滩上顿时爆发出一声春雷,大地颤抖,火光冲天,“东风一号”挟着狂风雷电,拔地而起,扶摇直上。
    导弹越飞越快,飞到了一定的高度以后,只见它头向西一偏,在戈壁蓝天上划出了一道漂亮的白色弧线。华夏文明史上第一枚导弹呼啸着向55O公里以外的目标飞去。
    导弹在人们的视野里消失了。钱学森从发射指挥控制室的座位上缓缓站起来,脸色依然那样严肃。他知道,现在还不是欢呼胜利的时候,他那颗悬着的心,仍旧未敢放下。
    9时1O分5秒,溅落区传来报告:
    “‘东风一号’精确命中目标!”
    钱学森所盼望听到的消息终于听到了,他大声宣告:“我们成功了!”
    顿时,整个试验场响起了震耳的欢呼声。人们向高空抛起了帽子,抛起了毛巾,抛起了衣服;人们敲响了锣鼓,敲响了脸盆,敲响了搪瓷茶缸,敲响了一切可以敲响的东西。
    钱学森与聂帅紧紧地拥抱。
    钱学森与张爱萍上将紧紧地拥抱。
    钱学森与陈士梁上将紧紧地拥抱。
    钱学森与一个又一个助手紧紧地拥抱。
    钱学森眼含着热泪拥抱着每一个朝他走来的人……
    这个在国外经历过许多成功的科学巨擘,从来没有如此激动过。此刻,他泪水纵横,说不出一句话来。这是成功的泪水,喜悦的泪水,如愿以偿的泪水啊!
    “东风一号”导弹,全程飞行55O公里4O7米,历时7分37秒。
它完成了一次历史性的使命,标志着中国火箭、导弹、航天事业实现了零的突破,为华夏文明谱写了新的篇章。
    当晚,在发射基地招待所,举行盛大的庆祝宴会。
    元帅、将军们纷纷举杯祝贺‘东风一号’发射成功,宴会的气氛空前热烈。聂帅兴奋得涨红了脸,他高高地举起酒杯激情满怀地说道:
    “今天,在祖国的地平线上,第一次飞起了我国自己制造的导弹!这是我国军事装备史上一个重要的转折点。让我们为‘东风一号’初试锋芒取得成功,干杯!”
    掌声和杯盏的撞击声在餐厅里交响着。
    要知道,苏式“P——2”火箭,是在德国“V——2”火箭基础上仿制而成的。苏联的这一份制,先后用了4年多的时间。
    美国的红石导弹也是在德国“V——2”导弹的基础上仿制而成的,大约用了7—8年的时间。
    然而,钱学森带领的这支火箭队伍,依靠党的领导,依靠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,依靠群众的智慧,总之,依靠我国自己的力量,只用了两年多的时间,就走完了这一段路程。这是多么值得自豪!
    然而,钱学森却显得十分冷静,此刻,他在思考着什么?他似乎想起了当年那些被充军到这大漠荒原栽植嘉禾的先辈们,似乎他也想到了为火箭飞天而献身的万虎。人类总是踏着先辈的足迹前进的,人类世世代代繁衍生息,都只是文明链条上的一环,既不能脱离过去,又不能超越现在。历史犹如一条永不枯竭的江河,因为它有无数涓涓细流汇入。同样,没有中华民族古老的文明,就不会有今日导弹试飞的成功。
    “欢迎钱学森同志给大家讲话!”
    张爱萍上将一声点将令,把钱学森的思绪一下子拉回到眼前。他毫无准备,站起来显得有些匆忙:
    “同志们,我没有什么好说的。我说过,我们会取得成功的。现在我们不是已经取得试飞成功了吗?……”
    这句话,听起来是如此平淡。但是,它却饱含着一位科学家坚定的自信和不屈的志气。
    是的,我们的“东风一号”是在苏联突然撤走专家,带走全部重要资料、图纸,搞“斧底抽薪”式的破坏之后的第82天发射成功的。其意义远远超出了导弹本身。
    苏联专家撤走时,有人对中国年轻的火箭专家说了一句很刺激人的话:
    “我看你们这些人只能是医治那些无病之人的医生。离开我们,你终将一事无成!”
    赫鲁晓夫的话则更加刻毒:,
    “有些人不愿意参加我们的核保护伞,要自己搞。我看他们不仅得不到原子弹,到头来恐怕是连裤子都穿不上。”
    然而,就是在这样严峻的时刻,钱学森以他的大智大勇,坚定地说:“我们自己可以搞成功。”两个多月之后,那些看热闹的人,那些攻击我们的人,其中包括赫鲁晓夫的预言破产了;而钱学森的话,却应验了。
    “东风一号”发射成功的军事意义是显而易见的,但是,它的政治意义却远远超出了军事意义。它对赫鲁晓夫恶毒攻击给予了有力的回击,也使大洋彼岸的帝国主义者大吃一惊。它对于在天灾人祸之下苦度艰难岁月的中国人民来说,是极大的激励和鼓舞。它振奋了全民族的自尊心和自信心。它给予人们的是发奋图强,战胜困难的巨大勇气和力量。
    与“东风一号”发射成功形成鲜明对比的,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从苏联国土传来了令人悲痛的信息。
    1960年1O月,在苏联科拜努尔火箭发射场,发射火箭的准备工作正在紧张地进行。但火箭调试中屡屡出现故障。总设计师柯罗廖夫曾多次建议改变试验计划,推迟发射。可是,新上任的苏联国防部副部长、火箭部队总司令涅杰林,邀功心切,硬是不同意改变原定计划。
    就在这位司令下达了发射命令,操作员按动电钮时,点火装置失灵了。
    根据发射现场安全条件规定,进行任何检查,必须在燃料取出以后才能进行。但是,这位火气正盛的涅杰林元帅却下达了命令,立即进行检查。
    突然,失灵的点火装置又开始工作了,发射台立刻变成了一片火海。数十名工程师和专家,连同涅杰林元帅和2O多名将校军官统统葬身于火海之中。
    夜,已经很深了,庆祝酒会还在继续着。戈壁滩上的狂风依然强悍,此刻人们似乎忘掉了寒风的肆虐,或者说是那狂暴的寒风被人们心头的热浪驱走了。戈壁狂风啊!你在大漠独领风骚的日子已经过去了。因为现代文明之光已经从这航天城堡冉冉升起,这航天城堡已是同世界强国发出挑战的基地。
    “东风一号”尽管是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搞成的,但它毕竟是仿制的。不过,这一步却很重要。从仿制别人的,到自己独立研制,是世界上许多国家共同走过的道路。仿制是手段,最终的目的,是走向独立研制,生产出具有中国特色和世界先进水平的导弹来。
    于是,在人们欢呼仿制成功的时候,我们的统帅们,我们的钱学森,我们的科学家们,已经把自己设计研制中近程导弹的任务放在了自己的肩头。


继续 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

更新日期:99-11-26